本報駐邢台記者 張會武 文/圖
  自6月2日19時30分與外界失去聯繫,到3日14時10分安全獲救,張振華等5名冀中股份顯德汪礦礦工,冷靜自救,相互鼓勵,剋服恐懼,抱著一定活著出去的信心,在井底堅持 19個小時。6月4日,記者在醫院採訪獲悉,5人目前體徵平穩,存在的心虛、發慌等癥狀均屬受驚嚇所致,假以時日療養將很快恢復正常。
  平平靜靜中來上班
  32歲的張振華是此次14人班組的跟班副區長。6月2日上午,張振華像往常一樣與家人告別,趕去上班。
  大概在同一時間段,37歲的王江峰、35歲的楊俊峰、39歲的孟志國、42歲的劉慶朝,也分別從各自家中出發上班。劉慶朝離家前,妻子牛玉芬叮囑他,“如果下班晚了,就不用著急往家趕。”
  11時30分,雖然是14時的中班,但這個掘進班組成員已陸續抵達礦區。簡單開會後,12時許,換衣服準備下井。
  這是完全按部就班的上班程序,誰都沒有料隨後的19時30分,一次透水事故突發,這5名礦工將與外界“暫別”。
  井下突然發生透水
  6月4日,脫險的張振華回憶,6月2日的中班,包括他自己在內的14人掘進班組下井後,他先是在巷道內測量了一下該班組作業的安全範圍,隨後在皮帶運轉處負責一些協調事宜。14人中,10人在巷道內作業,另外4人在外圍作業。
  19時30分,張振華說,突然聽到位於巷道迎頭位置的工友大喊出水了,他們聞聲紛紛往外跑。巷道內10人中,跑出去的有5人,其中4人成功脫險,1人遇難。
  張振華緊鄰巷道一側的絞車洞,他趕緊喊工友過來躲避,兩個工友趕來。隨後,在趙振華的召喚下,另外兩名躲在迎頭處掘進機後面的工友也趕了過來。
  就這樣,他們5人開始了19個小時的堅持。
  被困井下冷靜自救
  經簡單檢查,處於迎頭位置的王江峰因距離出水點較近,頭部受到碰撞,劉俊峰背部有劃傷,但均無大礙。
  在最初的一個小時內,水勢上漲很快。“一米多深”,張振華說。水勢穩定後,為避免遭長期浸泡,他決定讓大家一起攀爬至與牆壁相連的通風管道上。
  短暫的驚慌過後,5人決定自救。他們先是打電話想通知外面,但電話線已斷。修好巷道內的線路,電話還是不能用。事後他們得知,外麵線路也在事故中損壞。電話不行,就敲管道,“一直沒停,大家輪流敲,給外界聲音。”
  水勢突漲,巷道內的壓風自救系統失靈,5人決定鋸開通風管道,確保空氣流通。事後證明,這個舉措至為關鍵,不僅保證了氧氣的輸入,還有效稀釋了潛伏的瓦斯。
  時間一分分過去,井下愈發寒冷。五人決定將膠皮材質的風筒鋸斷,兩米一段,每人套一個保持體溫。
  就這樣,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,5人套著風筒,蜷縮在絞車洞內,在礦燈的燈光下,困了眯一會兒,不困就聊上幾句,其中家庭是最主要的話題,也正是這個話題,讓大家堅定信念,冷靜等待救援,雖然每人心中都曾做了最壞的打算。
  楊俊峰迴憶說,按他的設想,如果需要更長時間的等待,他就倡議張振華給大家講故事。張振華說,他還計劃嘗試著啃樹皮吃。
  不過慶幸的是,大家沒有等到張振華啃樹皮、講故事的那一刻。6月3日14時10分,一縷燈光照射了過來,5人當即用礦燈回應,救援隊伍找到他們了。
  出井瞬間抱頭痛哭
  楊俊峰首先看到是主管安全的副礦長和區長,他們上來就說,老礦工們,真行!之後,再無言,大家抱頭痛哭。
  19個小時的短暫失聯後,5人絕處逢生。他們說,在恐懼之外,支撐活下來的是對外界的信任,是對周邊環境的悉心研判,還有,對家人的思念,對生的渴望。
  楊俊峰曾實地觀測了巷道堵塞的情況,“最多100米,清理進度不會太慢。”此外,通進巷道內的自來水也可以用。只不過,在緊張和寒冷的19個小時內,大家都沒有想到飲水。
  有空氣,有水,有保溫措施。“加上礦上一直對礦工的生命很尊重,相信外面也很著急,所以,我們堅信可以活著出去。”楊俊峰說。
  王江峰說出院後,跟患難的哥兒幾個好好喝兩杯。
  楊俊峰則不忘工作,“礦上給了第二次生命,還是要好好工作。”
  據顯德汪礦醫院院長介紹,目前5人生命體徵平穩,存在的心虛、發慌等癥狀均屬受驚嚇所致,假以時日療養將很快恢復正常。
  (原標題:“我們堅信可以活著出去”)
創作者介紹

柚木傢俱

me41meekz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